衝浪板上的養雞哲學 by Yahoo

2016/08/25
衝浪板上的養雞哲學 by Yahoo

30人生新定義 浪板上的養雞哲學

文/王晴萱

衝浪,衝出人生新方向?所謂人生30而立,30歲是許多人重新思考人生方向的時間關卡,而元榆牧場創辦人陳立言,不到30歲就重新思索人生,最後他選擇脫下科技公司實驗室的無塵衣,走向父親的養雞場,穿上牧場工作服,從每天處理科技研發的疑難雜症,到天天研究著黑羽雞的成長變化,工作轉變非常大,內心的滿足也是極大,這些轉變其實全都來自衝浪時的思考。

▲ 元榆牧場創辦人陳立言(右)、合作夥伴江本渝(左)同為衝浪愛好者,現在一起為事業打拼。

▲ 從衝浪體會出人生想望, 陳立言回到家鄉養雞、賣雞,人生活得自在又快樂。元榆牧場提供

浪板上省思人生 事業一夕大轉彎

1986年次的陳立言,是個十足的帥氣陽光男生,隨性、無所爭的個性,對於坐在辦公室工作,待在實驗室做研究,其實並不熱愛。但畢業於台灣大學應用力學研究所的他,起初還是順應潮流,到科技公司服替代役3年,「但對我而言,那就是一份工作,無所謂快不快樂、喜不喜歡,」陳立言坦言。

那時出身自高雄鄉村的陳立言,一個人在台北工作、租屋生活,有天他發現他的室友突然半夜不見人影,一問才知道,原來室友去衝浪,他好奇跟著去,也從此愛上衝浪的刺激感,以及與大海融為一體的快樂。追求刺激之餘,陳立言發現衝浪有很長的獨處時間,「尤其在等浪時,我們常常在跟自己對話。」

剛開始陳立言純粹只覺得好玩,後來他在等浪時,開始思索著人生的下一步。思索同時,面對著大海的遼闊,讓他不禁想起了家鄉的自由、廣闊,「突然有點厭倦台北生活的擁擠與忙碌,」生性隨性的陳立言笑說,他服完研發替代役後,立馬就決定回高雄。但要做什麼?「幫父親養雞吧,」陳立言坦言剛回家鄉時,並沒有太長遠的規劃。

▲ 生性隨性的陳立言,服完研發替代役就回到高雄幫父親養雞,沒想到進而開創出新事業。

顛覆既有產業模式 勇敢衝出自己的路

陳立言父親從事養雞業已經30年,主要以養雞交貨給大盤商為營利模式,雖然有2千坪養雞場,3千隻黑羽雞,利潤空間卻很低,主因是受控於大盤商,鋪貨通路無法掌控在自己手裡,「甚至遇過大盤商無緣由,突然不要雞的情狀,」陳立言談起往事,陳父也只乾笑說:「沒辦法,這是既有產業生態。」

面對產業現況,不愛框架的陳立言自然不願妥協,他想要創造自己的通路,陳父為了鼓勵他,也分出一個小型養雞場交給他管理,於是陳立言成立元榆牧場,從養雞到賣雞,統統自己來。學工程的他,學起養雞也絲毫不含糊,包括雞該吃什麼飼料?防疫計畫如何做?該如何解剖雞?養雞場又該如何保持衛生環境?每一項環節都仔細學習。

將養雞當成工程來執行,為了讓消費者吃到肉質更結實的雞,陳立言採取放牧養雞方式,每隻雞平均養到16個星期,一般市面上平均10到12星期,而且每隻雞養到10個星期後,就進入6星期的退藥期,這中間4到6個星期的差距、無施藥期,其實會增加雞隻生病、死亡的耗損風險,但為了讓消費者能夠吃得健康又安心,陳立言還是這麼做。

▲ 陳立言將養雞當成工程來執行,每一環節都不馬虎,飼料也仔細研究。元榆牧場提供

其實,這份堅持也來自市場敏感度,陳立言將銷售市場鎖定在25到45歲,沒時間買菜的忙碌上班族或職業婦女,「而現代人很在意食安問題,我們就要在第一線做好把關,增加消費者信賴度,」陳立言指出。鎖定市場後,陳立言把產品分成熟食與生食,先透過Facebook、Line@生活圈等熱門社群媒體與消費者溝通,再將消費者導入官方網站,透過網路下單,建立起自我銷售通路。

▲ 元榆牧場的每項熟食產品,都是陳立言與太太在廚房一道道試驗成功後,再交由專業工作人員料理。元榆牧場提供

創業初期,元榆牧場也歷經一段訂單不穩定期,所幸陳父給陳立言極大的空間與全力支持,「年輕人就怕不肯做,但他肯做,就要給他時間,」陳父直言。後來陳立言的衝浪夥伴江本渝也加入團隊,從事專案管理出身的他,協助陳立言重整事業經營架構、品牌意象、包裝設計,並與消費者進行更明確的溝通,兩廂補足專長後,元榆牧場已漸漸走穩創業之路。

從繁華城市走回大自然,陳立言從家鄉出發,改變自我人生,亦改變了父親原先對養雞業的既定想法。雖然元榆牧場才剛剛離開起點,但套一句陳父所言:「就怕不肯做。」只要做了,就有翻轉事業的機會。陳立言拿出了衝向大海的勇氣,一步步衝向改變市場結構,開創自我通路的路徑。